ReikiShen

纸质书控,自学cajon,自由菲林艺术者。(以上都是虚假信息)

《这么多的人,你们要去哪里》秦昊

 还记得第一次在北京地铁国贸站,从十号线换乘一号线,当时非常震惊,那么多的人像大海一样,往相反的两个方向涌动,

每个人看起来都差不多,每个人看起来都不是那么重要,就像海中的一朵浪花。


人是群居的动物,那么这样看来,如此拥挤的北京,应该是不会寂寞的。但事实恰好相反。最开始,我在北京做美术老师,每天天黑下班,从四惠下了拥挤的一号线独自缓慢的走在回住处的路上,我不喜欢管租的房子叫家,这样有一点对不起有家人在等我的那个家。从地铁到住处有一段距离,在通惠家园高高的台子上,地铁的头顶。那时我走路还比较慢,还会停下来看灰黑色的天空,我想起我小时候住在重庆的山里,晚上,吃过晚饭,看完新...

盛夏一光年 长忆勿相忘

我无法想象涓生和子君是有多大的勇气才能冲破社会枷锁一瞬间  但是我不认为他们是幸福的  鲁迅先生的文章居然在近一百年后的今天依旧成为一种现实的写照  扭曲理解的普世价值观显得岌岌可危 
我们就如同一个打了十二年气的气球  终于在本应系线悬挂的时候  砰  胀破  形神俱灭  我们被约束  导致我们每想暂停  却只能坚持着  最后化为空气 
我们更加关心我们能得到什么  而不是去思考如何去付出  发泄变本加厉 ...

多少绿荷相倚恨,一时回首背西风。

纪念我曾经的小马尾

好机油。

谈谈“摄影”这个东西——致敬荒木和阳子

       摄影,不只是单纯的记录型照相。傻傻的数着“1、2、3、茄子”,这未免太可笑了。它也不是设计老师口中那呆板的工具,只能傻瓜式的做着记录。我以为摄影就是用光影留住美好的事物,用心发现身边的美丽,然后把你的感情融入照片。

       说到摄影,我就不得不说我所喜欢的菲林,那这就要从“谋杀菲林”谈起了:

       最开始在网络上接触到的一个词叫——谋杀菲林。初不解,以为是外文的译...

© ReikiShen | Powered by LOFTER